追蹤
搖滾夢土,青春的海岸
關於部落格
【A verbal art like poetry is reflective, it stops to think. Music is immediate, it goes on to become.】-----W.H.Auden
  • 2077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第二屆獨立音樂大賞誕生

阿堅和張四十三都不是小心眼的人!阿堅希望擴大參與面;張四十三企劃海洋祭的節目內容,不能老是從他的口袋,抓出喜歡的團就丟到舞台上,要那樣第二屆或許還能玩玩,第三屆就玩光了,第四屆會死氣沉沉,甭說未來的新希望了。

張四十三說:

「第二屆當然不能再玩土洋大戰,就想增加大舞台的嚴肅性。如果要上大舞台,要有個標準。塑造台灣青少年對一個目標追求的精神,所以在龍男的《海洋熱》紀錄片,完全拍出第二年想要的氛圍,和我對樂團所設想的,完全一樣!把大舞台的競賽成為神聖的指標。」

活動發想團隊可能沒警覺到,海洋祭走向競賽的路是早有跡象。從「五四大對抗」、「土洋大對抗」再變成樂團大對抗,是必然的宿命;又想形成大眾參與、媒體矚目的音樂節,「對抗」是不可或缺的屬性。看看今天台灣社會造成轟動效應的,像總統大選、職棒比賽、大樂透,都是有輸有贏的。對抗是表面,結果是輸贏,即使新聞局主辦的金曲獎,星光閃閃,一再強調「提名就是得獎」,但它的操作和樂透差別不大,得之欣喜,敗者若有所失。這是人性之常。

為了讓第一次的「海洋獨立音樂大賞」能吸引人潮,媒體打響名號,張四十三苦心婆心用盡機巧。

首先是,什麼樣的團會來參加?比賽如果稍具知名度和歌迷多的「一線團」肯來,比賽熱度自然和一群沒沒無聞的地下團的拼搏不同,張四十三便極誠懇地打電話或約見面,想請一線的樂團參賽,強調不在於得獎,而是擁有更多的演出與曝光機會,對樂團的發展有正面的效益;而得獎與否不是他能操控的,也不可操縱,還是要他們去爭取。

結果有「夾子電動大樂隊」和「脫拉庫」兩個名團報名。意外的是,知名度更高的創作歌手陳綺貞,也報名參賽,這並不在張四十三遊說的名單中,讓張四十三喜出望外,使得第一次「海洋獨立音樂大賞」未演先轟動,相當有看頭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