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搖滾夢土,青春的海岸
關於部落格
【A verbal art like poetry is reflective, it stops to think. Music is immediate, it goes on to become.】-----W.H.Auden
  • 2078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海洋祭第二屆的經典

負責後台庶務的BABOO說:

「第二屆遇到下雨,舞台上一直中斷,還有漏電的危險;而且第一次辦比賽,非常緊張,只能等雨、等看著那塊烏雲,什麼時候飄過去?」

第三屆活動前一天,「象神」颱風掃過太平洋,福隆掀大浪,淹到舞台鷹架,沙都淘空了,還流到發電機裡,比上次的大雷雨更危險,舞台蓋好了又拆掉,搬過橋去,放陸地上等潮退了些,再重組。開始後,擴大器又浸水,低音喇叭都壞掉,是很大的損失。到第四屆,器材全都墊高防水。當時阿堅神情凝重,看著雨和大浪,還找我商量,遇到最壞的情況該怎麼辦?保障演出團體安全,是最大的考量。當然,最後全都克服了,安然無恙。

「以後接近七月時,我都會去看潮汐表,懂得在海灘辦音樂會,還要注意潮汐的問題。」BABOO若有所感地表示,每年海洋音樂祭都有天候的問題,讓他從中學到謙遜。他說:

「人是不能和大自然對抗的!」

上天考驗著突破性的行動,或者雨神調皮地忍不住要下凡來參加。有意思的是,1969年「Woodstock」下了滂沱大雨,印象中第一年「叫春」也下雨,都澆不息搖滾熱。可是純粹嘉年華式的音樂節,和有「競賽類」的海洋祭,就是這點不同。海洋祭希望參賽都呈現最佳狀態,不受下雨的阻擾,或是影響公平的比賽環境。

雨時大時小,一會兒下一會停,下午雨勢大而多,排在這時上台的「88顆芭樂籽」、「呼呼賀」的演出,數度中斷,評審台上多位評審還擔心樂手會不會觸電。幸運的是,都沒有發生意外,雨停再上場,獲得台下觀眾熱烈的掌聲、熱情的尖叫,儘管還是比賽,「88顆芭樂籽」的「參絞刑」、「呼呼賀」之「陽光少男」管樂組,都使台上台下玩得開心、舒服,雨中、海灘、搖滾的樂趣,沒有消失!

晚場雨歇,競賽類的氣氛走向高潮,「脫拉庫」的「衰尾道人」融合牽亡調的搖滾編曲,及主唱張國璽極富煽動力的肢體和灑冥紙表演;陳綺貞和吉他手小虎,純粹的歌韻與星空璀璨的星子相映,令觀眾沉醉;「夾子電動大樂隊」的「轉吧,七彩霓虹燈」,小應的幽默高凌風式卡通情境,和dancer「粒粒」、「辣辣」的熱舞,全場為之瘋狂。無數點點滴滴,都足可列入他們演出紀錄中的經典之一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