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搖滾夢土,青春的海岸
關於部落格
【A verbal art like poetry is reflective, it stops to think. Music is immediate, it goes on to become.】-----W.H.Auden
  • 2080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「88顆芭樂籽」,第一個「海洋大賞」

評審主席伍佰頒獎時,為了「海洋獨立音樂大賞」講了一句很經典的比喻,詳細的文字我記不清,但大意是:

「……我們都坐船出去,當大家都開大船時,如果有一個開小船的,他可以到很遠很遠的地方,那他就是勝利者;反過來,當大家都開小船,但有一個開大船的超越大家,那他就贏了……」

這句比喻,也許不是每個都能體會,他對獨立音樂精神的詮釋,卻無形中為「海洋獨立音樂大賞」下了一個極佳的定義。

奪得首屆「大賞」的「88顆芭樂籽」阿強,有另類的演繹:

「伍佰的那句名言,其實是有道理的,但狀況不是他說的那樣。其實是大家都坐上了大船,到了很遠的地方,然後有一艘小船還在岸邊,船員都喝醉了;在唱個歌、跳舞,然後大船很擠、風浪又大,大家都暈船。喔,如果一樣是暈,為什麼我不是在岸邊喝酒喝到暈?你大概能想像很多艘大船在汪洋上,搶著到最遠的終點,然後大家都暈了。那樣子,那樣子的情景,是很讓人失望的。」

88顆芭樂籽」阿強在一篇回憶文中寫說:

「啊,但是,不是說大船不好,只是不能是去貿易的,就算是小船,但是總是要出海的,就算船員再散漫,船,就是得出海,不然就不是船了。不是去貿易,是去冒險。

這是大航海的好時代。冒險,冒險還不是為了寶藏,也沒有比較高級、或是清高。但,有差啊!就算是結果一樣,過程差很多,就完全不一樣。」

「人生就是要熱血!人如果不熱血和鹹魚什麼兩樣啊!這是我們第一年參加海洋音樂祭的心情。」

2000年是個不確定的時代:中共發表「一個中國與臺灣問題」白皮書;阿扁總統首度執政;《不擴散核武器條約》審議大會,187個締約國於紐約簽署;八掌溪事件;台北市立棒球場關閉;行政院宣布核四停建。世界要帶我們到哪裡誰知道?關於海洋祭的未來誰想得到?

張四十三說這一年是最累的一年,前一天中午還中暑。

「天氣熱到不行,下大雨又辦比賽,又把節目排得非常緊湊,和festival輕鬆感不同。而按比賽節目晚會來辦,比賽評審節目再上,然後頒獎,第一次做非常緊張。完了後,我還蹲在那邊休息、思索了好一會兒。」

他心中放下一顆大石頭,確定比賽可以變成海洋音樂祭很大的特色。而我對比賽成了海洋祭的重心,感到不安心。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