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搖滾夢土,青春的海岸
關於部落格
【A verbal art like poetry is reflective, it stops to think. Music is immediate, it goes on to become.】-----W.H.Auden
  • 2075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海洋祭是青春的野葡萄

從旁觀察,「四分衛」虎神覺得,當「秀味」太濃時,有沒有辦法回到音樂的本質上來,是值得團自省的。

「現在的團越來越聰明,運用人性看表演這一塊,懂得煽動台下群眾,這是某些年輕團會的。可惜的,我不知道他們有沒有辦法回歸音樂?這幾年流行nu-metalhardcore rap,有沒有辦法存活到一兩年後,是一個隱憂。曲風,是形容這首歌詞曲的顏料而已。能不能拿把木吉他,真正幹音樂,而不是幹一種音樂型態而已。」他舉早期春天吶喊的例子,活動完,大家到沙灘弄個火、手鼓、吉他,音樂就來了,很自然。

「現在不一樣,好像沒舞台就幹不出音樂!是很都市化的,跟玩滑板差別在哪裡?只是因為流行而已。」

「三十歲還要做龐克嗎?」他認為,音樂不夠紮實,時間到了可能就放棄掉。期盼這些團去想想,音樂的本質是什麼!

海洋祭競賽類最溫馨、最有意義的安排,是在評審團評議、研討、投票的時刻,由上一屆海洋大賞得主上台演出,像這一年是「Tizzy Bac」、2002年是「88顆芭樂籽」。去年活動增加為三天,所以也安排前兩年得評審團大賞的「旺福」和「陳綺貞」表演,讓觀眾回味前些年的精華,也刺激樂團堅持下去。由前一屆得主頒獎給這一屆,也有接續、加油的鼓舞象徵,好比搖滾浪潮一波又一波,綿延不斷,構成音樂與情義密切交織的搖滾青春祭。

我想起大陸有部老電影叫《青春祭》主題曲是「青春的野葡萄」,根據詩人顧城的詩改編的:

別加糖
在早晨的籬笆上
有一枚甜甜的
紅太陽

很共產意象,但形容得好!什麼時候,我們也覺得貢寮炎陽,是甜甜的?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