搖滾夢土,青春的海岸

關於部落格
【A verbal art like poetry is reflective, it stops to think. Music is immediate, it goes on to become.】-----W.H.Auden
  • 206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三颱作弄下的2005海洋音樂祭

世界各地音樂節會有哪一個音樂節必須對抗三個颱風、兩度延期且順利閉幕呢?要我選出本屆海洋音樂祭最佳主角,毫無選擇地,就是7月中旬起連三周的海棠、馬莎與珊瑚颱風。神奇地和原訂與延期演出日程都撞在一起,似乎死心眼地要和工作團隊、Indies唱片及搖滾樂隊們對抗

畢竟天意不可違。尤其在海邊辦大型音樂節,原來就要接受大自然的試煉。記得2001年「海洋音樂大賞」便飽受陣雨的折磨,演演停停,負責後台庶務的BABOO說:

「遇到下雨,舞台上一直中斷,還有漏電的危險;而且第一次辦比賽,非常緊張,只能等雨、等看著那塊烏雲,什麼時候飄過去?」

2002年活動前一天,「象神」颱風掃過太平洋,福隆掀大浪,淹到舞台鷹架,沙都淘空了,還流到發電機裡,比上次的大雷雨更危險,舞台蓋好了又拆掉,搬過橋去,放陸地上等潮退了些,再重組。開始後,擴大器又浸水,低音喇叭都壞掉。今年壞運一次出清,海棠來了順延一星期,隔一周後的星期五馬莎又快登陸了,仍冒險推出第一天的節目「海洋之星」和小舞台的「熱浪搖滾」。間歇性陣雨和強風比樂隊還搖滾,冒著颱風侵襲之險,前來欣賞的觀眾及遊客,雖不如去年單日突破十萬人次,但保守估計超過五萬人,可見,海洋音樂祭已在樂迷大眾心中確立了獨特嚮往的地位。

大舞台部分,糖果酒女子樂隊、饒舌客MC HotDog與大支在內的「大馬戲團andB Jack」、好客樂隊,都陸續抗風上演。在彩虹橋上左望大舞台炫爛的燈光閃爍,右邊小舞台「點點點」、胖虎等樂隊琴鼓大噪,頗有叫陣的意味。正面是汹湧的浪濤拍岸,絲毫不讓搖滾專美於前。但舞台越來越禁不起強風的摧殘,海浪快要阻斷彩虹橋靠海處的出口,顧及演出團隊和觀眾的安全,主辦單位不得不叫停,結束海洋音樂祭第一天的節目。也讓想看2005年金曲獎最佳作曲獎得主王宏恩壓軸表演的歌迷扼腕嘆息,王宏恩是本屆受風災影響最嚴重的演出團隊,當他的節目又延到隔周的星期五壓軸時,再度因珊瑚颱風風勢過大,二度取消。工作人員臉都綠了,精心安排節目內容的張四十三沮喪不已!

鉅資邀來的外國表演團體,因馬莎颱風過境無法在福隆大舞台上演,我心想外國表演團體都來了,酬勞也領了,不表演實在太浪費。而台北縣又找不到適合的演出場地,就建議主辦單位讓外國團到台北市搖滾演出空間「THE WALL.這牆」,做替代性演出。但溝通、協調費時,以致音響器材的準備不及,音響工程公司颱風天歇業,商借國外演出團隊指定的器材線材,比平常困難。原訂8月5日晚上8點上演,一直拖到晚上十點半才開始。

THE WALL門口從下午五點就大排長龍,只能容納五百名觀眾,卻有上千人排隊等候,時間一延再延,讓等待的樂迷十分不滿。負責國外團的泰陞及阿舍也感到無奈,五支團原本只有兩團想在live house表演,到了當天,其他團也不想白來,都表示要上場。由於事出倉促,五支國外團要的音響、燈光器材,都不是THE WALL現有可以負載的,只好一陣忙亂;加上彩排和setting的時間及音效、後台工程人員與演出藝人的不斷溝通甚至爭吵,延宕多時後,海洋音樂祭「國際海洋日」破例在台北市登場。

除了第一個上台的Vincent Gallo對THE WALL的PA與音響嘖有煩言,草草結束外,其他澳洲的Baseball、加拿大的Melissa Auf Der Maur、日本的Boom Boom satellites和美國的Black Rebel Motorcycle Club,都一邊忍受不甚理想的場地和音效,一邊敬業的演出,使出渾身解數,上演十八般技藝。Melissa超親切,對台灣樂迷展露善意和好感;Black Rebel Motorcycle Club甚至安可了兩首,讓全場樂迷爽到不行!我知道進不來的觀眾也氣到不行,我希望觀眾多原諒主辦單位,一切都事出突然,一切都在狀況外,工作團隊想省事的話,根本沒THE WALL這場!

今年海洋音樂祭是意外的大綜合。連過兩關,豈料又來一個珊瑚颱風,風勢之強遠甚於馬莎。大舞台設備又毀掉,8月12日三度搶灘的海洋音樂祭第一天,大舞台無法表演,只好改到小舞台,我在舞台下被風吹得頭昏,可想見台上表演的人多辛苦,以及維修的工程人員,是在多麼危險的環境下,盡力為樂隊服務。蘇打綠的主唱青峰,對台下觀眾抱怨主辦單位的提供的樂器不佳,嚴重打擊工作人員的士氣。他不了解今年海洋祭是和在抗強風下克難進行的嗎?若一切要按正常演唱會規格才演出,他大可拒絕上台,維持他高水準的格調,一上台才表示不滿,是失格的!

他老闆林暐哲的老團「Baboo」,相隔13年再次復合演出,以他們四人都是資深專業樂手,會不知道音響效果不好嗎?但仍賣力演出,「新台幣」、「電火柱仔」、「少年安啦」、「打」等等,一首首老歌依舊鮮活生猛,且意味深刻,今天的大大小小樂團能追上他們的,有哪些呢?下台後,林暐哲和團員小白、金木義則、李欣芸都露著笑,覺得是難得經驗。同樣8月13日第二天的台灣搖滾五大天團:四分衛、五月天、脫拉JO、董事長、亂彈阿翔,相隔五年再度於同一舞台「續攤」演出,有相互較勁,有搖滾哥兒們的義氣相挺,讓人感動!但也不會怪罪台上狀況連連,我想國際級的sound man也應付不來;反倒樂手們還感謝工程人員,搶修離離落落的音響器材,不讓數萬名觀眾失望而回。

第三天的「海洋大賞」競賽日,天總算放晴了!十支入圍的樂隊盡情演出,除了稍嫌緊張,過度想讓觀眾high起來外,以節目的角度來看,影音聲光俱足。多元樂風也教評審團傷透腦筋,在幾番激辯、投票後,由原住民樂隊圖騰,以誠懇、樸素、貼近生活的獨特創作,奪得「海洋大賞」;頗富人文氣息的hip hop團「城市之光」獲得評審團大賞;手機簡訊票選出最佳人氣團「SO WHAT」。

有人失落,也有人圓夢,但樂隊們呈現給樂迷一年一度的搖滾盛宴,在三度颱風的考驗下,完成今年的海洋音樂祭。雖然有遺憾,包括海洋影展無法如期放映在內;也有感激,在多方呼籲下,喚起部分樂團及樂迷,對沙灘流失的重視;還有很多失望、焦急、疲倦,但無論如何,最糟的一屆都過去了。下次還有什麼挑戰和難關要過?不知道。海洋原本就富有冒險、闖盪的意涵,明天要帶我們到哪裡?誰也料不準。且以勇氣、熱血與智慧,堅定不妥協的搖滾魂魄,一同迎向另一波浪潮吧!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