搖滾夢土,青春的海岸

關於部落格
【A verbal art like poetry is reflective, it stops to think. Music is immediate, it goes on to become.】-----W.H.Auden
  • 206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台客風下的台語歌創作群像

台語歌在國民黨政府統治台灣後,受政策限制淪為鄉鎮小曲。70年代,鄉土文學運動為台語歌揭起反撲的序曲;80年代黨外運動風起雲湧,民間勢力抬頭,台語歌邁入另一波高潮;「我是男子漢」、「心事誰人知」、「愛拚才會贏」等等歌曲,全島流行,以流露生活實況的動人魅力,對抗國語歌的小情小愛。

1991年雲門舞集《我的鄉愁我的歌》、《故鄉的歌走唱江湖》中,陳達和蔡振南動人肺腑的吟唱,可視為今「台客」文化始祖;陳明章的《現場作品》;黑名單的《抓狂歌》;林強《向前走》、電影原聲帶《少年咧安啦》;陳昇和黃連煜《新寶島康樂隊》;伍佰《樹枝孤鳥》,等等,都是台客文化先鋒之作。

這是「台客」最有文化底蘊的時期。「黑名單」音樂工作室《抓狂歌》是現代台語歌謠的新里程碑;在曲式上糅合西洋饒舌與本土雜念仔、西洋雷鬼與本土戲曲說唱風格,表達對本土政治社會與人文環境惡化的悲痛厭棄。二千年後,大支&McHotDog,和新崛起的「潑猴」、「阿弟仔」的台語Hip hop、nu-metal、hardcore rap,承接《抓狂歌》的餘緒,但應用音樂元素是全西方的。

題材雖不無對當代城市無聊生活的批判,但引人注目的是對娛樂明星的幹譙、嘲諷,全然是黑人街頭痞子Hip hop風格的再現;反制主流歌壇虛假造作的病態。可看出台客風的人文性格,在新世紀蛻變為銳利的口頭戰鬥;南部著名的「工商服務」脫口秀系列,則是台式rap的經典,以幽默的語言趣味,樸實地突顯出現代政經社會的荒謬。

「台客」常被誤解為可笑的假高貴,也有人說是「俗又有力」,卻忽略了底層深刻的湧動。批判台灣病態大眾媒體最有力的,是林強的《娛樂世界》專輯,以龐克、金屬、噪音和真心的憤懣,摧毀社會的假面。與大支&McHotDog或龐克名團濁水溪公社不同的是,林強內裡帶著深沉的絕望,是嚴肅的力量,有別於大支&McHotDog、濁水溪公社的調侃、嬉鬧,本質上趨近於娛樂反制病態;在之前就有朱約信、台語作詞人王武雄,在作品中讓好笑來顛覆可笑。像夾子電動大樂隊和濁水溪公社,也常被曲解為「娛樂」團,一般人很少探究形式外誠懇的社會關懷。

台客式音樂十分多元,《陳明章現場演唱》、《下午的一齣戲》、金門王與李炳輝《流浪到淡水》,等等,是傳統台語民謠在新時代的復辟;陳昇、伍佰的台語藍調搖滾,以及林暐哲的Baboo樂團或董事長樂團的台客搖滾,都創作了眾多新台語動人歌謠。除了Baboo樂團已解散外,其他團或個人仍不斷在台灣各地或live house演出,都得到民眾的歡迎。推而廣之,客家的阿淘、林生祥、謝宇威,原住民的陳建年、紀曉君、王宏恩等等,何嘗不也是台客音樂勢力的壯大!

若依口嚼檳榔、抽長壽、開賓士、穿阿馬尼、講台語等等外在形象,就說是台客典型,也未免過於粗糙、膚淺。重要的是以他們熟悉的語言及音樂手法,呈現個人與時代真實的聲音,在全球化商業洪流操控人們感官的時代,逃避主流大眾文化的收編,在溫和、抗議、吶喊、嬉笑間,發露他們被貶抑的文化鄉愁,鋪陳對土地的關愛;如果說他們願站在「台客」的旗幟下,也只不過是忠實地面對今日本土文化的勢微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