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搖滾夢土,青春的海岸
關於部落格
【A verbal art like poetry is reflective, it stops to think. Music is immediate, it goes on to become.】-----W.H.Auden
  • 2077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【我的中國搖滾記憶】搖滾鋪路人

曾在北京大都飯店巧遇台灣的錄音師Birdy,他興高采烈地拉著我同一位北京錄音師王昕波,到個體戶小飯店吃消夜,恰巧遇見在香港走紅的大陸歌手常寬,常寬恭敬地向王昕波問好,並叫聲「老哥」;隔數日,隨同北京四支搖滾樂隊到北京郊外密雲縣開演唱會,又遇見「老哥」忙碌著為演唱會的音響設計傷腦筋;之後又在「百花棚」(錄音室)見到他和唱片製作人王迪〈見照片〉,正為新一代歌手何勇的專輯錄音。

愈來愈明白「老哥」在北京搖滾圈的地位非同小可,他不只是一位處理音響技術的錄音師,而是北京搖滾樂最具分量的音樂指導。他跟你談搖滾時,語氣不急不徐,謙遜地說著他的經驗和看法,不談主義、不套理論,一切紮紮實實的;友人說他是北京最早搞搖滾的先驅之一,使我覺得他很有幕後「教父」的味道。若說「老哥」是教父,那麼「搖滾哲學家」就是梁和平。

「老哥」在崔健《一無所有》專輯中,擔任了一部分製作人的工作;而梁和平雖然在《解決》專輯中只掛名「封面設計」,在為亞運集資的巡迴演唱會擔任鍵盤及薩斯風手,但梁和平不止器樂技術了得,最教哥兒們稱道的是,他「侃思想」特深刻,從周易到老莊,從藝術到人生,為北京搖滾貫注無數思想的養分。據說,他常分析樂手們的「狀態」,刺激他們的創作,受到他的啟發,甚至誕生了一支「狀態」樂隊。

而另一個北京搖滾的先驅人物─曹平,是最教搖滾樂手懷念的一位。1985年開始組樂隊,那時懂得搖滾二字的人還很少,更甭說會彈電吉他了,曹平還死命想把樂隊搞起來,成立過「May Faly」和「DA DA DA」樂隊,吉他自個兒彈,找來有興趣的,從頭教鼓和貝斯,給他們聽「披頭四」、「警察」、「王子」等等美國搖滾經典作品,另外,兼差幹導遊為他們買樂器,他散發生命所有精華,就為了把搖滾推進中國的門檻。雖然現在他退出搖滾圈,但沒有人會忘記他的啟蒙。

再一個是我們熟知的侯德健。儘管北京搖滾樂手沒人承認受過他的影響,但任誰都聽過他的〈捉泥鰍〉、〈龍的傳人〉、〈酒矸倘賣無〉,學過磁帶裡的吉他彈法。崔健未出版《新長征路上的搖滾》之前,侯德健的《三十以後才明白》和《出走》,在大陸都無人足以媲美。若不是他的「邊緣人」際遇,我相信他作品的璀璨絕不下於崔健,然而命運還是使他成為中國搖滾的「遺珠之憾」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