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搖滾夢土,青春的海岸
關於部落格
【A verbal art like poetry is reflective, it stops to think. Music is immediate, it goes on to become.】-----W.H.Auden
  • 2073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【我的中國搖滾記憶】兩場歷史性的經典演唱會

崔健、「ADO」、「1989」、「黑豹」、「唐朝」、「女子」、「呼吸」、「指南針」、「面孔」、「超載」等等,今天著名的樂隊,無不經過無以計數的演唱會,才累積成紮實的經驗、技術、作品及聲譽,每一次都在辛苦排練後,帶著樂器、設備向演唱地出發,坐巴士,坐火車,搭飛機,抵達中國各地,唱出他們的精心佳作,向全中國宣示中國搖滾的存在,中國搖滾的熱情、魅力與希望。十多年下來,儘管官方和媒體,對中國搖滾不予肯定,也不會承認,但透過演唱會,透過人民的熱烈參與、支持,中國搖滾以他們的音樂和表演,證明了存在的價值!
每一場演唱會,在先前都經歷重重的關卡、協調、準備,每場演出中,都有歡欣、淚與汗、怒與樂,有荒謬、有笑話,總的寫出中國搖滾史鮮活、真實、肯切的詩篇。但經過十多年來,有兩場演唱會,被公認是中國搖滾史最重要的兩大戰役,沒有這兩次演唱會,或說若這兩場演出乏人問津、統統失敗,也許現今中國搖滾將倒退十年。巧的是,它們都發生在九○年,而且相隔只有半個月。一個是,崔健在北京工人體育館的演唱會;一個是「1990現代音樂會」。
崔健不是在這場演唱會才崛起的。早在一九八六年五月九日中國錄音錄像公司與東方歌舞團,在北京工人體育館舉辦紀念國際和平年「讓世界充滿愛---百名歌星演唱會」上,崔健首次在大型演唱會唱了「一無所有」,得到廣大的迴響;一九八八年初,在北京中山音樂堂崔健首度個人演唱會,是中國搖滾的頭一遭,也是中國搖滾開步走的重要時刻,演唱會十分成功,也是中國觀眾第一次敢在演唱會上叫好,敢在公安環視、戒備下,站起來表達熱愛情緒的第一次。這兩次演出影響廣大,那是中國搖滾動人的敲門鐘聲。而九○年一月底,崔健為亞運集資義演第一站,北京工人體育館的演唱會,卻為中國搖滾推開了中國大地的大門!
    當天一月二十六日,是中國年的除夕,天上飄雪,然而崔健和ADO樂隊卻讓工體上萬名觀眾心中澎湃、沸騰。從開場曲「從頭再來」開始,一首首崔健作品,都教聽眾激動、吶喊,甚至感動落淚。北大「崔健後援會」的學生,更舉起布條為崔健加油。到結束曲「一無所有時」,全場數萬群眾大合唱的雄壯場面,撼動人心魂魄。成為中國搖滾最初、也是最輝煌的號角鳴響!
接著崔健還到鄭州、武漢、西安、成都演出,都獲得極大的轟動。雖然為亞運義演的全中國巡演半途停止,但從北京到成都五場演出,從作品、表演、技術和受到的群眾效應,都是空前的。做為新長征路上的搖滾首場,北京工體的演出,可說是劃時代的破冰之旅!
當然,中國搖滾不是只有崔健和ADO。崔健工體演出後,不到一個月,六支搖滾樂隊在北京首都體育館登台了,再次標幟著中國搖滾時代的來臨!搖滾不只是一種英雄主義,一種偶像崇拜,也是一種群體文化力量的體現。這場「一九九○現代音樂演唱會」中,六支參與的樂隊分別是「女子」、「狀態(寶貝兄弟)」、「呼吸」、「1989」、「唐朝」及「ADO」。是歷史性地、樂隊們共同正式演出,如同搖滾音樂節般,造成大轟動。年輕一代接受了他們,並將搖滾樂視為情緒的奔放媒介,及心靈的寄託。搖滾樂隊從party的地下化生存,躍上正式的表演舞台。
而這六支樂隊已經是北京最具知名度的了。「女子」是第一支女性樂隊;「狀態」的主唱常寬、「呼吸」的主唱蔚華、「1989」的臧天朔,都算是著名歌手;「唐朝」是第一支重金屬樂隊;「ADO」是崔健的合作樂隊。這些外在因素,都使群眾更廣泛地與初步地認識、接觸了搖滾。
這次演出原叫「搖滾音樂會」,但由於當局對源自西方資本主義文化下的搖滾字眼,頗多禁忌與聯想,就改為「現代音樂會」。當時為真言社在北京做事的賴碧雲說:「搖滾樂事實上是北京青年需要的,是一種氛圍,發洩情緒的媒介,我是這樣想。後來蘇聯解體,就有人說蘇聯解體跟蘇聯辦了國際搖滾節有關,結果北京市委宣傳部希望了解搖滾是什麼,從那時候開始有了政治的因素。」
當時這六支樂隊作品和表演,還處於草創期,作品並不成熟,但也促使樂隊在群眾激勵下,更積極創作和排練。「女子」和「唐朝」在九○年後進入創作勃發期;「1989」重組樂隊型態,都有良性效應。這場演唱會還刺激了未能受邀上台的樂隊,特別是「黑豹」。「黑豹」樂隊看了這場演唱會後,更加努作寫歌、排練,兩個月後,「黑豹」與「女子」、「狀態」、「呼吸」、「1989」一同前往南方,辦了「1990深圳之春」音樂會,將搖滾樂勢力擴散至南方。六月,在上海當地樂隊,「電熨斗」、「特混」等也辦了一場「上海演唱組首展」的演唱會,都受到北京「九○現代音樂會」的衝擊。
九○年崔健工人體育館演唱會和北京首都體育館六支樂隊的「九○現代音樂會」,不僅是歷史性的意義深遠,同時也刺激了搖滾樂,在九○年起蓬勃發展。「自我教育」、「做夢」、「超載」、「指南針」、「Again」、「新諦」、「穴位」、「佤族」等一一組成。至90年代中百花齊放,百鳥爭鳴,「魔岩三傑」─張楚、何勇、竇唯,新生代的周韌、「地下嬰兒」、「麥田捕手」、「子曰」、當時十四歲的樂隊「花兒」等等,都讓中國搖滾持續向時代前端邁進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