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搖滾夢土,青春的海岸
關於部落格
【A verbal art like poetry is reflective, it stops to think. Music is immediate, it goes on to become.】-----W.H.Auden
  • 2075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【我的中國搖滾記憶】小賴說北京搖滾初期的氛圍

1989年老倪(倪重華)剛簽了「ADO」和何勇的「五月天」,在鐵路文工團租了個棚,給他們排練,「ADO」才用了三四天就「六四」了,而且交通不便,他們沒法去,太遠了。但已簽了兩個月的約,付了棚租,一個月幾千塊錢吧!原來是個錄影棚叫鐵路指揮部文工團,簡稱「鐵指」。跟何勇這邊還在談。

「六四」後第二天,非常擔心,就個別聯繫樂隊這些人,都沒事。何勇呼我,我回電,他很緊張說,手上有一批在天安門或六四期間寫的東西,希望透過我能夠拿給老倪。我說好,他說他現在很危險,我說那我們約個地方見面,就約下午三點到電報大樓。

我等了很久,等不到他。結果一年以後,他從外地回來說,他那天去了,很遠看見我在那兒等他,周圍有戒嚴部隊,就沒有敢過來,怕去抓。他因為戒嚴部隊有去過他家,他逃了。「六四」時,他在天安門過歌,這種事少不了何勇的。

接著「ADO」要錄音,老倪排運作的方式,租棚啦、運樂器。那時崔健已經在「讓世界充滿了愛」演唱了「一無所有」,是「黃土高坡」、「信天游」等「西北風」開始吹過來的時候。

在這之前非常火的是齊秦,再之前是鄧麗君。崔健剛出來時還是很緊張,在「北展」演出因為那是觀眾第一次站起來的演唱會,跟著吼跟著跳,一度被視為治安事件,然後被認定崔健的演出非常有風險。

老倪在「六四」前曾把崔健和「ADO」帶到英國參加一個音樂節,回來我也在那時認識崔健和「ADO」,還有何勇,還簽了呼吸,當時有高旗、曹軍,蔚華當是高旗的女朋友,幫他談合約。

「呼吸」去了深圳表演回來就解約了。「ADO」錄了,但沒收混。簽約最早的是「ADO」。MTV是王仁里拍的。有簽約、由公司管理、宣傳、發行都是從「唐朝」樂隊開始的。

那時包括「1990現代音樂會」、還有很多PARTY,事實上是北京青年需要的,是一種氛圍,發洩情緒的媒介,我是這樣想。後來蘇聯解體,就有人說蘇聯解體跟蘇聯辦了國際搖滾節有關,結果北京市委宣傳部希望了解「搖滾」是什麼,從那時候開始有了政治的因素。

九○年碰到張楚他剛錄完了「鏘鏘鏘」,老倪和中錄談李宗盛《生命中的精靈》引進版的事,他們就說有個從西安來的歌手很好,叫張楚,聽了「鏘鏘鏘」,覺得不錯,就約見面。那時張楚很難找得到他,在北師大,一會兒又走了,一會又不在,結果沒談下去。隔兩年後,在一個PARTY聽張楚唱「姐姐」,就推薦給張培仁。

在那個PARTY上,何勇還打了兩個警察,一個是西城的,一個是海淀的,何勇就被抓了!我和張赤軍(魔岩當時在北京的法律顧問)去把他弄出來,賠了三百塊。

簽小竇(竇唯)是他離開「黑豹」,組了個「做夢」,在一個PARTY上,老倪也來了,是劉元(現在崔健樂隊)跟他去看,說小竇不錯,「做夢」作品還沒詞,只有音樂,很棒!那時就看到王菲拿著Hi8很興奮地拍,第一次認識王菲,當時她男朋友是欒樹,小竇是跟姜昕。

竇唯第一次見張培仁是在「台灣飯店」,來了三次就簽約;後來1992年去廣州演出,還有陳進和「黑豹」、「唐朝樂隊」票房不好,廣州人不知道搖滾樂!

那時候找到了文化部演出處處長講,我講有個文化公司想辦演出,他們要去我就批,去了,但那家是沒有操作能力,我們就去廣州,很多學校去要票,現場非常好但賠錢,是張培仁帶錢去救場的。「做夢」去了廣州後,就結束了,小竇就變沉默了,穿得也不招搖了!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