搖滾夢土,青春的海岸

關於部落格
【A verbal art like poetry is reflective, it stops to think. Music is immediate, it goes on to become.】-----W.H.Auden
  • 206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我的中國搖滾記憶】先鋒部隊「ADO」

從成員來看,「ADO」可以說是元老樂隊「七合板」的化身(1985年成立),當時的「七合板」有崔健、劉元、張永光,後來「ADO」成立,加入了坎迪和布垃什兩位洋樂手,崔健灌錄《新長征路上的搖滾》專輯,找「ADO」合作,就因為和他們的默契特別通暢。整張專輯的成果也證明,「ADO」為崔健的唱腔、詞曲添賦了飽滿的意樂圖像,史作品更為圓熟。因此,有不少人認為,崔健第一張專輯的成功,「ADO」的貢獻是不可抹滅的。
然而「ADO」的命運卻在這張專輯完成後,面臨一連串的丕變。首先是為了報酬的分配問題,與崔健爭執後交惡分手,緊接著重要的管樂手(嗩吶、薩斯風、笛子)劉元取得美國護照離開大陸,貝斯手布拉什在捷克民主化也回到他的布拉格「渡春」,一時之間,「ADO」的成員就只剩下「鼓三兒」張永光和吉他手埃迪。1991年在北京一家外資飯店的party上,遇見他倆,神情有些落寞,湊合兩個樂手上台,主持人介紹:「這是著名的『ADO』樂隊!」台下馬上有人調侃說:「『ADO』?還有這個隊伍嗎?」
「ADO」的形同瓦解,多數人都深感惋惜。靈魂人物馬達加斯加人坎迪,是北京樂手中少數熟稔爵士音樂演奏與編曲的高手,劉元能以薩斯風吹奏出哨吶特有蒼涼和悲淒,尤其是〈一無所有〉裡的間奏,更為人讚嘆,「鼓三兒」張永光,1983年曾獲得大陸全國民族樂器比賽哨吶一等獎,迷上搖滾後,打木凳子鍊出一手好鼓技。「ADO」若就此解散,將是北京搖滾的一大損失。
1992年在一場演唱會上,看見埃迪為藏天朔領導的「1989」樂隊「拔琴相助」,訝異地問他:「怎麼到1989去了?」他答說:「沒的事!幫朋友嘛!」後來,加上管樂手劉元從美國回到北京再度跟崔健合作排練。
台灣真言社曾出資灌錄了「ADO」專輯(魔岩文化出版的《中國火》第一輯,收錄了他們的歌曲「我們不能隨便說」和劉元個人的管樂專輯,這已經是鼎盛時代的「歷史聲音」了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