搖滾夢土,青春的海岸

關於部落格
【A verbal art like poetry is reflective, it stops to think. Music is immediate, it goes on to become.】-----W.H.Auden
  • 206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上海夢與李泉

我們必須擺脫「永不如人」的卑下心態,掙開抄襲、模仿、翻版的「牢籠」,站出來,鐵錚錚地誠實學習,下深功夫地自我創造。

港、台偶像明星的歌曲和表演,在中國造成無數轟動效應,儘管在大眾音樂文化的積澱上是貧薄而易逝的,但在商業的層次上,刺激了流行音樂人口的成長,也推促中國流行音樂人才紛湧而出,形形色色的歌曲作品和舞台表演,豐富了孤單勢薄的中國流行音樂。

當然,不能又耽溺於港、台偶像歌曲的刺激,只接受刺激,那是生命力的枯萎。中國北方一群又一群的搖滾漢子,從八○年末一個接一個、一團又一團地挺身而出;無論是「ADO」、「唐朝」或「黑豹」,無論是竇唯、何勇、張楚或崔健,他們都灌注全副的血汗、氣力和智慧於各自的音樂創作上,使「中國搖滾」的旗幟卓然鮮明地飄動在中國的大地上、人民的情感脈動上,令國際流行樂壇萬分矚目,並屢屢邀訪。

「中國搖滾」僅僅是一個統攝、概括的名詞,它含蓋著硬搖/抒情搖滾,龐克,饒舌,雷鬼、另類音樂、重金屬,等等,不同形式的音樂創作或融合的實驗,發展出有中國特色的搖滾樂,與土地、人民、文化息息相聯。

但只有搖滾是不夠的,只在北方也是不夠的。流行音樂的文化累積,必須像大樹有很多枝幹、綠葉;有很多樹在各地各角落紮根、發芽、成長。中國流行音樂必須全面地多元開展,才能創造出遼闊的大格局,而光景各異,百態繁華。於是,期待富民族音樂性格的新音樂,期待色彩鮮明的世界音樂,期待新時代的爵士樂與歌曲的誕生等等,可以在城鎮,也可以在內陸村落,可以是西安,可以是上海。沒有地域的限制,沒有音樂觀的偏執,中國流行音樂的前景,才會是寬廣而博大的。

上海,新音樂的重鎮

上海,在中國現代化的過程中,一直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,是帶領中國走向世界的一大樞紐。然而,在中國現代流行音樂的開拓及發展上,它的表現顯然含蓄了一些,它的「發聲」似乎還不夠宏量。

當北中國吹過「西北風」、「囚歌風」後,搖滾浪潮依然勢頭強猛地向時代先鋒挺進時,作為南中國第一大城的上海,已不能冷跟眼觀了。或者只甘心成為一座炫麗的舞台,供外來藝人(港、台、歐美與曰本等)高歌起舞;或者自我設限為一個貨暢其流的巨型櫥窗而己,使本土流行音樂的藝人和創作者,身處繁榮、現代的上海,卻惑到格外的寂寞,尷尬。

上海,絕對有人才、有基礎、有實力、有文化,成為中國現代流行音樂的重鎮。國際性格的港口都市型態,使上海的訊息流通既快速又頻繁,包括世界流行音樂的訊息,也無法逃過它的耳目;而在近代史上,上海出身的人才輩出,受中西文化交融、衝擊的影響,特色突出,視野遠大,政、經人才如此,音樂人才亦如是。高消費能力和龐大的市場,更是有利的後盾。

但今天,屬於上海的流行音樂風格是什麼呢?大衢小道除了充塞著港、台歌曲,偶爾間雜西洋歌曲和少數中國歌手的聲音外,能聽到真正上海的歌聲是非常稀罕的。當你坐上上海的出租車,裡頭放的歌曲不脫劉德華、林志穎等等,自認較高檔的則是馬丹娜、肯尼吉。不知你是否會心頭起了惶惑,上海的歌呢?上海的歌手呢?然後,興起「蒿目傷心,無可下手,每酒酣耳熱,抵掌雄談,住往聲震四壁,或慷慨激昂,泣數行下,不知者笑為狂」的喟嘆和感傷。

可依然不必悲觀,正因為它的國際性格、開放的特點、不斷變遷的能力,上海多元、新潮、融台的新時代音樂風格,已正處於形塑、錘鍊的過程中,它或許有點爵士、有些藍調、很接近「新浪潮」或「新音樂」,甚至有點流行又有點古典,我們尚無法命名。而在一步步整合中,我們已漸看清上海未來成為中國現代流行音樂重鎮的藍圖,它的歌聲與樂音都是「新」的,新得很新,或舊得很新、古典得發新。由此,成為全中國流行音樂擷取、學習的寶庫與精神,再帶領中國流行音樂走向華人圈,走向亞洲和全世界。

這是上海流行音樂的希望與夢想。而在李泉一位上海的音樂家、流行歌手的身上,發掘了這個音樂的「上海夢」,以誠懇的創作,優越的品質,踏上實現的路途。如今10年過去了,李泉成了中國知名的流行音樂創作與演唱明星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