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搖滾夢土,青春的海岸
關於部落格
【A verbal art like poetry is reflective, it stops to think. Music is immediate, it goes on to become.】-----W.H.Auden
  • 2073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搖滾、客家與原樂-我的音樂live

live house一般都是地下樂團或非主流的音樂人的演出空間,但常有動人、具創意的、狂放的表演,也經常人滿為患,像陳珊妮、蘇打綠、自然捲等藝人團體的場子,開演前都大排長龍,準時到場是看不到的。

一個多月來,我算蠻幸運的,看了四場表演,其中兩場是人家邀我看的,都在公館的「The Wall」。一場是專唱藍調搖滾的「ABS」,我戲稱他們是沒有伍佰的China Blue,因為主唱兼鼓手是「大力打鼓」DINObass小朱,keyboard大貓,是China Blue的班底,然後加吉他手楊騰佑,前「新寶島康樂隊」的吉他手。

改編大家熟悉的藍調歌曲包括BB KingEverybody Lies A Little」、Simon&GarfunkelMrs.Robinson」、Stevie Ray Vaughan&Double Trouble的「Crossfire」、ZZ TopBlue Jean Blues」、The DoorsRoadhouse Blues」等等。

但並不Blue,都讓台下觀眾high起來!楊老師和大貓的solo精彩,也有些即興的jam,讓人見識他們演奏的實力。美籍義大利人DINO(最近拿了台灣新身分證)的唱腔厚實有力,歌曲間插點他洋腔國台語談話,都逗得人們大笑。那天DINO還意外地衝到台下,把女友拉上台,求婚真是太浪漫了!

看「ABS」(All Blues Ska)當然會讓人想和China Blue比較,除了沒創作曲外,編曲加入Ska的元素,變得更歡快些(Ska,一種源於牙買加的舞曲,融合古巴、非洲爵士樂、R&B的音樂,吉他常刷反拍,有的樂團做big band配置);客家歌手黃連煜和我在聊說,現在幾乎沒聽到年輕樂團在做藍調搖滾了。

因為是live house裡的表演,台下認識的樂手、歌迷多,感覺像是圈內人的party,而不是秀,但不失資深樂手的專業功力,態度上自然不造作。樂手放下工作,做自己喜歡的音樂,是種幸福。

在「The Wall」則看了全然不同樂風的演出,客家民謠音樂人林生祥和日本來的吉他手大竹研一同表演。兩人曾於德國tff音樂節(2005)、美國柏克萊大學Hertz Hall「生祥演唱會」(2005)、美濃秋豐音樂祭(2005)、草根之聲新演繹與「客家桐花季」(2006)中多次合作,林生祥也邀請大竹研參與「有機農民」新專輯的錄音。

民謠與民謠搖滾和「ABS」的狂歡氣氛不同,清新、誠摯而溫馨。林生祥向來關心台灣農民,在全球化與加入WTO後所受到的衝擊。我雖聽不懂客語,卻能感受到歌中對農村文化的眷戀、哀嘆及其寄望。還邀來長期為他寫詞的鍾永豐現場朗誦詩作,讓我彷彿回到60年代中國現代民歌運動的氛圍中,恰巧楊祖珺也在現場。

大竹研的木吉他彈得非常出色,融合古典與民謠,詮釋林生祥的作品十分貼切;首次以電吉他演繹,也恰如其份,在民謠的恬淡中,帶來一股熱流。不少歌迷都一道合唱,好像是小型的林生祥歌迷會。會中生祥朋友生日,讓他有點尷尬,趕忙聲明他是不在台上唱生日歌的,這個人的嚴謹,就是這麼不逾矩。

「大大樹」的老闆鍾適芳約大家留下來聊天,現場有很多熟識的朋友,包括郭力昕、萬芳、馬世芳、葉雲平等等,但我要趕去女巫店聽阿美族女歌手小美的表演,來不及和林生祥話別,就冒雨趕到不遠處的「女巫店」,表演已經開始了。

小美曾是「原舞者」的舞者,除了阿美族的母語歌,也專心學唱鄒族達邦部落音樂家高一生的作品。在場還有圖騰樂團主唱兼吉他手台東阿美族Su-ming(姜聖民),正在講笑話。有時小美幫他和聲,或者他為小美彈吉他,小美唱完一首令人陶醉動容的母語歌,像是古老的靈魂召喚著我們,接著Su-ming就又講個笑話,讓人時空錯亂。

正想讚美小美的音色,很有原住民老人家的韻味,前「飛魚雲豹」音樂工團的陳主惠和雲力思,剛好對小美說:「還不夠還不夠!小美還要多聽、多學。」陳主惠也是「黑名單」音樂工作室的一員,和我認識十多年,她對我說,像小美這樣肯像學原住民老人家唱法的年輕人,已經很少了,就特別需要督促她。漢人有誰會好好叮嚀小孩把母語、中文學好嗎?學美國話是更要緊的事嗎?

我是不像陳主惠和雲力思那麼專業,但有次在一家小酒館,小美清唱高一生的作品「長春花」,實在好聽得不得了!我無法描繪,感覺像是高山上的花兒,有隻白蝶守候著,直到枯萎-

窗外開了一朵朵的長春花

優美的微風中搖曳

啊!美麗的長春花

讓我把它獻給妳

越過一重又一重的山峰(高一生1949年創作)

隔兩天,又在「女巫店」聽紀曉君、她妹妹家家、舅舅昊恩(去年原住民創作歌謠第一名)與AM樂團。詮釋卑南民謠與南王部落歌謠作者陸森寶的作品(如美麗的稻穗),紀曉君唱得最美、最動人,和陳建年的樸實、巴奈的深厚相映成輝。妹妹家家的母語歌和藍調都唱得極佳,私底下寫的詩也很好;昊恩的吉他和歌曲創作,也得到眾人的肯定。小小的女巫店,挺多擠下一百人吧!觀眾的眼睛注視著他們,隨他們的歌、笑話而陶醉、捧腹、鼓掌,那種快樂和看大型演唱會不同,沒有花招、煙火秀,卻像是親友開心的聚會,有點亂或無厘頭,但又滿足。

台灣確實有很多出色的音樂人,他們或許不主流、不商業、不常上電視和娛樂新聞,但他們真真實實地在音樂發生的地方,獻出給我們真心、美好的歌。這也是我整個四月的音樂生活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