搖滾夢土,青春的海岸

關於部落格
【A verbal art like poetry is reflective, it stops to think. Music is immediate, it goes on to become.】-----W.H.Auden
  • 2063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海洋祭與野台開台,是台灣夏天樂之必要

海洋音祭邁入第七年,回首歷年的烈日、風雨、沙灘與滾搖樂,所有驕傲、動容、趣味及辛酸,都如驚濤拍岸,消逝於福隆虛假的人工灘上。1999年,因陳昇、伍佰& China Blue的帶動,台灣搖滾演唱會日趨旺盛,擁有包括「董事長」在內多支地下樂團的角頭唱片,剛出版「四分衛」《四分衛/起來》首張專輯,靠通路賣,希望渺小,老闆張四十三想以演唱會刺激買氣,商請小有名氣的「五月天」,共同舉辦名為「五四大對抗」演唱會。向台北縣政府免費借到「追風廣場」舉辦,因而認識熱愛搖滾樂的縣府新聞室主任廖志堅,他手上正好有「一鄉鎮市一特色」的案子,兩人一拍即合,要讓長久受核電威脅的貢寮,以獨立搖滾重生。

期盼貢寮像屏東墾丁一樣,有朝一日成為搖滾聖地,讓「北有海洋」與「南有春天吶喊」遙相呼應。2000年第一屆純實驗,節目分為「另一種注目」,有「東三寶」、「馬大文」、「Scott」、「粉紅蒼蠅」和王宏恩,高潮戲是本土樂團與老外樂團的「土洋對抗」,MC HOTDOG VS.SLINGSHOT;脫拉庫VS.The MILK;停看聽VS.MIRACLE SARU;糯米糰VS.69 ACROSS;強辯VS.The DUKE;夾子電動大樂隊VS.MIMIE-CHAN。多數團今天已成為名團。

第一屆很陽春,很單純、有理想性,雖然工作人員沒有在海邊辦演唱會的經驗,音響處理較差,但熱情征服一切;人潮大約六千人左右,扣除衝浪、玩水的遊客,純看表演的估計不到五千,但年年都去的樂迷對第一屆最難忘,音樂festival讓人接觸到創作的誠懇、真切。

但主辦單位再有經驗,仍在颱風威脅下,屢屢慌張失措。第三屆活動前一天,「象神」颱風掃過太平洋,有驚無險;去年第六回就沒那麼幸運,連續來了「海棠」、「馬沙」與「珊瑚」三個颱風,兩度延期,真是災難!為了不讓鉅資聘來的國外邀請團,不上台就離台,勉強將表演移到台北市「The Wall這牆音樂藝文展演空間」,以致空前大爆滿,向隅者怨聲載道,罵聲不絕於耳。關於颱風肆虐海洋祭的過程,可詳看郭笑芸導演拍的《海棠、馬沙與珊瑚》紀錄片,片中也對海洋祭與環保的關係,有深入的刻劃。

第二屆增加競賽組,節目總策劃的張四十三,純由節目的多樣性出發,總不能老是角頭或認識的樂團年年上台秀,從「五四大對抗」、「土洋對抗」,推出「競賽類」,即可豐富節目又有高潮,像坎城影展一樣,「比賽」變成海洋祭最大的賣點,第三屆甚至增加了初賽。「88顆芭樂籽」、「旺福」、「Tizzy Bac」、張懸的「Mango Runs」、「潑猴樂團」、「假死貓小便」、「圖騰」,陸續獲得大賞。

海洋祭「獨立音樂大賞」也成了地下樂團躍上大舞台的考驗與享受,像是日本高校的甲子園野球大會,從地方一直打到甲子園,有人落淚、有人歡笑,是青春殘酷且榮耀的祭典。最大的收穫是人潮年年暴增,從五千、一萬到三天20萬人次,海洋祭躍為規模最大的音樂祭,大眾媒體都跑來報導,中國時報影劇版甚至做了入圍與得獎團的介紹。人潮來了,商機也來,貢寮附近的商店、旅社、攤販,靠海洋祭可以吃一年。

批評也越來越多,比賽成為重頭戲,讓搖滾圈人很不以為然。festival精神重要的是分享而不是競爭,加上台下人潮洶湧,情緒很容易點爆,使不少樂團迷失在超high的鼓譟、吶喊聲中,自滿而遺忘音樂本質。使許多樂團寧肯參加自由氣息濃的春天吶喊或野台開唱,也不願到福隆看樂團「廝殺」。

贊助商進駐,也使音樂祭淪為大型的促銷場;環保團體對沙灘流失的抨擊,更造成海洋祭無可奈何的包袱。再來是,資金雄厚的廠商,越來越看不下去這麼大的「肥羊」,由角頭協辦了六年,終於在貢寮鄉公所招標下,換由民視承攬。角頭以海洋祭起家,沒「海洋」公司岌岌可危,張四十三不得不另起爐灶,造成海洋祭大分裂!

對貢寮鄉商家並沒有損失,樂團、樂迷也樂於多一個選擇,或兩個都去,熱鬧一番。差別在角頭的人民版是售票活動,且有意邀崔健,因變數多,遲遲不願公布;而民視的官版依舊免費入場,邀請團以大陸「唐朝」樂隊為號召。又是另一種型式的對抗,結果如何?等七月中至下旬見真章!

相較起來,不依賴政府插手的「野台開唱」就獨立多了。

「野台」是青年學子受1995年首屆「春天吶喊」激發,集合音樂社團跨校成立的「北區大專搖滾聯盟」,以「搖不死,滾不倒」演唱會暖身,1996年青年節「台灣樂團野台開唱」,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前廣場正式誕生!第二屆在大安森林公園開唱,MTV台和民視全程錄影轉播,「野台」聲勢開始壯大。但學生畢業後,人手越來越緊,只剩下輔大許恆維、東吳李映萱及台大李洵負責運作。
1997
年暑假,許恆維要當兵了,原找「五月天」阿信繼任,那兩年「野台」海報都是阿信畫的,還騎摩托車到處貼,但阿信建議「閃靈(Chthonic)」團長、主唱林昶佐(Freddy)接棒,才得以為繼。Freddy有使命感,也有創意和實踐力,以BBS、網站做為散佈訊息與凝集樂迷的場域,1997年開設live houseVibe」,對新興樂團知之甚詳。1998年第三屆「野台」,表演樂團更多元;1999年市府前廣場「野台」,參與樂團劇增52團,「野台」和「春吶」成為樂團年度必唱的大典!「拖拉庫」、「四分衛」、「亂彈」、「董事長」、「濁水溪公社」等等,都在「野台」發聲、成長。

如今「野台」(FORMOZ FESTIVAL)走向第12年,幾乎本土樂團都唱過,第去年更吸引六萬人潮進「兒童樂園」。奧援多,規模也變大,國際化的傾向勢不能免,轉型為國際型的festival,海洋祭也不例外。2004年美籍女歌手Michelle Shocked與小喇叭手Rich Armstrong、日本團「Sex Machineguns」、「氣志團」、英國Moby、美國Lisa Loeb等等,都得到現場觀眾廣的迴響。今年則有日本的相川七瀨、前美國重金屬名團「MEGA DETH」吉他手Marty Friedman、「Luna Sea」鼓手「真矢」、「X-JAPAN」吉他手「PATA」,等等重量級樂手來台獻藝。

國際化的結果,部分演出時段和國際藝人團隊衝突的本土樂團,遭到冷落,主辦單位受到不少埋怨。有樂迷表示,買了門票入場,當然先選擇看機會難得的國際藝人,反正看本土樂團有的是機會,自然本土團拼不過國際團。有樂團不想排在國際團前表演,場子會很冷,等結束前觀眾還會要你快結束,真是情何堪!以致部分音樂人批評野台,靠本土起家,以國際團賺錢,而一些本土小團連車馬費都沒有,讓收支打平的主辦單位左右為難。

「野台」和海洋祭不同的是,海洋祭有比賽多點激情,「野台」像party,多點輕鬆自在。就場地而言,「野台」分「風、林、火、山」、「電、光、石、火」8大主題區,還有「光影城」的影展可看,隨機選擇度高,有類似「劉姥姥逛大觀園」的趣味,缺點是夏天台北市悶熱,容易大汗淋漓。而海洋祭分為比賽和邀請團的主舞台,及熱浪搖滾的小舞台,相隔較遠,樂迷兩邊奔波比「野台」累,但有海風、海景,視野遼闊,熱了,游泳或玩水,也是另一種樂趣。

夏天流汗和搖滾都是必要的。欣賞搖滾健兒們為大獎賽熱血沸騰,看「唐朝」是意外收穫;「野台」,今年陳水扁總統應該不會第三度大駕光臨了,不用怕「暴動」!旺福、1976、流体音樂(林強+DJ Fish)等等,還是讓人很期待的。

【原載誠品好讀七月號】

台灣夏天很搖滾!演唱會各地駭得「如火如荼」,其中台北野台開唱與貢寮海洋音樂祭,已成為樂迷心目中兩大搖滾祭典,眾多年輕世代把「野台」和「海洋」,視為生命熱季必經的燦爛青春。

海洋祭,今年民視得標,官方版海洋祭於2123福隆「續攤」;隔一星期,七月28~30日「丙戍年野台開唱」,在台北圓山兒童育樂中心「風火林山電光石火」開演。平常大眾媒體瞧不上眼的未成名樂團,在七月都顯得走路有風!

" meta-author=""> 分享至facebook

【原載誠品好讀七月號】

台灣夏天很搖滾!演唱會各地駭得「如火如荼」,其中台北野台開唱與貢寮海洋音樂祭,已成為樂迷心目中兩大搖滾祭典,眾多年輕世代把「野台」和「海洋」,視為生命熱季必經的燦爛青春。

海洋祭,今年民視得標,官方版海洋祭於2123福隆「續攤」;隔一星期,七月28~30日「丙戍年野台開唱」,在台北圓山兒童育樂中心「風火林山電光石火」開演。平常大眾媒體瞧不上眼的未成名樂團,在七月都顯得走路有風!

" meta-author=""> 分享至facebook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